您的位置: 首页 >  疏逾戚 >  正文内容

婚外情就是经不起试探……_励志文章

来源:立贤无方网    时间:2020-10-16




  ↖点击蓝字关注老姜大白话↗

  阅世间百态,品百味人生

  文/素遇

  1

  房里静得出奇。

  空气里残留的情欲味表示才结束的事。

  两人对视应该有20分钟了,或者10分钟,亦或才几分钟,刘白萍无所谓了。

  随着郑炳不发一语,刘白萍的心愈发沉到谷底。

  她率先把眼睛挪开结束这场无声试探,扯过被子裹住赤裸的身体,也一同裹住碎成渣渣的尊严。

  尊严?自己还有尊严么?她恨恨又悲哀地想。

  刘白萍懊悔极了,就不该说出那句话。

  她早就知道也早应该知道说出那句话结局是如何的。

  这是场必输的较量,两人在一起时她就知道。

  他是高高在上的行政总监,长得帅气风趣又幽默,手里握着她们这些小人物的命运。

  几个月前公司签下大单子,郑炳为了庆祝,请办公室所有人去KTV,她也在其中。几番酒敬下来,大家已然东倒西歪。

  包间卫生间有人,刘白萍跌撞往外面洗手间走去,嘴里边哼着歌,还没到卫生间,猛地被一只手拉进旁边没有开灯黑黝黝的包厢里。

  十几分钟后,刘白萍脸色绯红不自在走了出来,不多时郑炳也跟着出来。

  KTV过后没多久,刘白萍的职位终于像棵让人记起来的树被挪了个位置,薪资跟着涨了。

  她知道是那个晚上起了作用。

  她年纪不算小,姿色中等,大学毕业后一直在这家食品公司里不温不火混着。如果不是那个晚上,她估计会一直那样无关紧要混迹在公司里头,直到被淹没。

  2

  公司上下谁不知道郑炳家里有个海归回来的老婆,对于两人见不得人的关系,刘白萍不是没犹豫过。

  七分喜欢和三分窃喜混淆在一起,刘白萍自己也分不清,索性把跟郑炳的关系定位成是谈场不结婚的爱恋。

  郑炳隔段时间就会约她出来,看晚场的电影,到酒店缠绵一回。

  两人在一起时她叫他阿炳,这是他要求。

  他会跟她分享他的心事,他的疲累和欢喜。看着这个伟岸的男人跟她吐露背后不为人知的心酸,她心疼他的不易。

  有时做完后他从背后搂着她,嘴唇贴着她细净的脖子,说些让人脸红心跳的话,把她卷边的心熨服妥帖,然后她甘心期待下次相聚。

  她知道自己是特别的,至少目前是,侥幸抱着幻想,也许自己会是特殊的那一个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她想要的更多,她已经不满足于他不主动联系,她就只能干等的状态,她也想晚上抱着他入眠,白天起床为他做早餐。

  然而事实证明她想多了。

  当她说出那句话后,她心底最怕的一幕就癫痫病检查要做哪些项目发生了。

  他表情索然了,就像他和她是陌生人一样盯着她不发一语。他太懂得如何不动声色让女人死心。

  刘白萍失落得就像突然淋场大雨,心被浇得透凉。

  一切只因为她不自量力说,娶我吧。

  她其实没逼他的意思,就是心血来潮试探下,谁知试探的结果那么不堪,让她看清自己的角色分量,原来能待在他身边的唯一条件,就是乖乖听话不提要求。

  3

  沉默继续蔓延,舍不得两人关系就此断掉,刘白萍讪笑找台阶说,哈哈开玩笑的,我还没玩够呢。

  她挑起这场戏,作为戏里重要的人物却不参演,由她开始,亦由她结束,实在尴尬得很。

  郑炳不着痕迹呼了口气,脸上肌肉放松下来,接着像没事人一样说哪里新开了家味道不错的餐厅,下次带她去吃。

  刘白萍嗯嗯应着,没了往日的期待。

  玩了会手机,郑炳起身去冲澡。看着磨砂玻璃倒映出来的模糊影子,听着哗啦啦的流水声,刘白萍心乱如麻。

  她舍不下他,又不甘心只能短暂拥有他三个小时,她多想有骨气地对他说,我们结束吧,但她却说不出口,因为她知道一旦说出就没有返回的余地。

  她深知自己是爱他的。

  他有着他这个年纪匹配的职位智慧收入,她喜欢看他在公司里意气焕发指点江山。女人的爱从来都是夹杂着崇拜仰慕,这些说不清理不明的情绪模糊了现象,让她做不出判断

  直到两人从酒店走出到分开,她还是没说出口。

  闷闷不乐回到住宿,手机有信息,刘白萍满心欢喜掏出来看以为是郑炳,谁知是初中同学刘勇。

  她失望看信息,又是几张他自己种的蔬菜图。

  刘白萍烦闷按掉手机不想回他。

  刘勇对她有意思。

  嘁,她怎么可能会看上他那样的混混。初中没毕业就到社会闯荡,同学群里一会说他亏了一会说他赚了一会又说他被骗了,没个正经。前年他居然回家种菜,一个种菜的能有什么出息?

  被他那样的人喜欢,一点优越感都没。

  刘白萍换上衣服躺着床上,她还在想着郑炳。

  手机又叮了声,刘白萍心提起来一看,又是刘勇。等不到想要的人发来信息,刘白萍越发对刘勇厌恶。

  4

  拿起手机准备拉黑他,看到他发来的是张夜空下的照片,那些点点星星挂在空旷的夜幕下,有股孤寂的宏伟。

  心里莫名被触动,她发去:照片拍得不错。

  刘勇很快“叮叮叮”发好些过来,刘白萍细细看着,好像他也没那么糟啊,至少他照片拍得好。他邀请她去他那玩玩,想着能趁机晾晾郑炳也好,她答应了。刘勇很快跟她定下时间。

  临时跟主任请好假,刘白萍简单收拾着,她不打算跟郑炳说这事。她想知道她没去上班他会不会担心。

  想到他可能会有的治疗羊癫疯比较好的方法是什么反应,刘白萍心情大好很快入睡。

  一早,刘勇就打来电话说提前到了。

  这么早?你那儿过来至少也得3个小时吧?刘白萍不敢置信看着时间7点不到。

  想着早些接到你,就早早出发了。刘勇在电话里憨憨笑起来。刘白萍嘴上不满说那也太夸张了。心里却有点抑制不住的欢喜,被惦念的感觉真好啊。

  快速洗漱,刘白萍背个包下楼。远远刘勇跑过来接。

  天,几年不见你怎么这么黑。看到刘勇刘白萍惊叫。虽然她心里已经有准备,但还是被吓到,都跟古天乐能比了。

  我这不天天在太阳底下跑嘛,跟你坐办公室哪能一样。刘勇不好意思搔搔头。

  也是,他种菜的能不晒太阳么?

  坐上车,刘勇拿出一袋早餐递给她,喏趁热。

  挺贴心的呢。刘白萍满意点头。

  必须啊。

  车子很快跑起来,刘白萍边吃边问着刘勇这些年情况。

  刘勇回答着。两人有说有笑,时间过得很快。

  5

  赶在午饭前两人到了目的。

  现在菜是这样种的么?刘白萍看着眼前一个个玻璃房诧异问着。这哪是她印象中的脸朝黄土背朝天苦哈哈的种菜样子,分明就是一个个蔬菜实验基地,几个穿戴整洁的工作人员在检查菜苗,不时记录着什么。

  是啊,现在都是依靠智能,全自动化有机栽培,好管理产量大品质高,说不定你在超市买的有机蔬菜就是我这边出去的。刘勇哈哈哈大笑。

  行啊看不出你还挺有一手。刘白萍真心夸着。完全想不到,她瞧不上眼的刘勇把种菜搞得这么高大上,还全自动化,这人真看不出来啊。

  可她什么时候看人准过了?想到这刘白萍脸上黯淡下来,也没了开始的兴奋劲,她怅然若失盯着手机。

  郑炳还没跟她联系,都这个点了,他不是应该在过了上班时间就该问她怎么没有上班么?如果那时候忙,现在吃饭时间总该有空吧?

  手机像哑巴一样丝毫没有动静。

  刘勇不知她心里的翻滚,热情带着刘白萍到处参观兴奋讲解,还下厨做了顿菜。刘白萍不想扫他的兴,强打起精神附和。

  晚饭是在露天下烧烤,基地工作人员一起参加,他们恭敬喊她刘小姐,给她敬酒。刘勇更是无微不至照顾她,生怕她有不适。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对她的意思。

  刘白萍不是不懂,但她心里依然放不下郑炳,纵然知道跟着郑炳不会有结果,可人很多时候都是执拗的。别人一目了然的情况,她就是愿意陷在里面不能自拔。

  晚风徐徐的夜空下,刘勇跟工作人员闹成一团,不时哈哈大笑。

  他真快乐。刘白萍想。如此美好的夜色她却惦记那条迟迟没来的信息而无法融入,心里不免伤感。

  6

  工作人员起哄让刘勇唱歌,刘勇期待看着刘白萍。刘白萍领会到他意思也说唱啊。

我的孩子有癫痫病,应该怎么办呢?

  很快设备就搬来。

  刘勇旁若无人唱起来。

  是老歌姜育恒的《再回首》。

  他就是土,现在谁还轻易唱老歌啊,刘白萍想。唱老歌意味会暴露年龄,品味、思想老旧、跟不上时代等信息。

  郑炳就是这样说的。他从来不唱老歌,虽然那些老歌他绝大多数会唱,但他宁愿唱着跟他不搭的时下流行网红曲。

  刘勇毫不扭捏唱着,“……曾经在幽幽暗暗反反复复中追问,才知道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……”

  刘白萍突然不受控制泪流满面,是啊,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,可为什么这么浅显的道理她就是不懂呢?

  在公司见到郑炳,她不敢明目张胆看他,怕眼里隐藏不住的爱慕被别人逮个正着;不敢加入同事私底下对他的讨论,就怕她们听出什么看出什么。每次两人约会,都得分开进酒店进影院,去餐厅吃饭从来都是挑在不明显的角落里。

  如果不能牵着爱人的手在阳光底下肆意享受阳光温暖的照耀,如果一直得像老鼠一样遮遮掩掩见不了光,就算拥有他又有什么意思?这样的爱恋真是她想要的么?她真的甘心躲在暗里上不了台面么?

  既然不是她想要的,为什么不放手?为什么要这样为难自己?

  刘白萍流着泪在心底一遍一遍反复问。

  柔柔的夜风抚摸她,带着叹息。

  7

  不知什么时候,肩头披了件衣服,刘白萍抬起头,刘勇一脸疼惜看着她。

  我不知道你正经历什么,让你如此难受,如果你愿意让我分担,你知道我很愿意的。刘勇真诚说着。

  刘白萍含泪摇头,这事谁都不能帮她,她自己才是那关键所在。

  刘勇没再说什么,静静陪着她。

  夜冷,刘勇带刘白萍到她房间并仔细讲着浴巾在哪,水怎么开,排气在哪里,还贴心拿个小夜灯过来。

  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。刘勇看着她说。

  刘白萍点点头。

  交待后刘勇往他房间走去。

  看着他的背影,刘白萍感慨他人是真的好,如果早点跟他见面就好了,说不定跟他会有段什么。可惜什么东西都分先来后到,缘分也是。

  碰上郑炳后再遇见刘勇,她心境完全不一样了,不再急忙忙把心交出去,弄清自己真实想法比找个男人谈场恋爱更重要。

  泡在浴缸里,刘白萍想着跟郑炳的点点滴滴。跟他在一起也不算没有收获,至少她看清自己的不足,知道光鲜亮丽的人背后付出的努力又是多少。

  想了又想,拿来手机看着微信栏那个被顶置的头像,犹豫几下,终于按了删除,又一鼓作气拉黑删掉手机号码。

  做完这些,刘白萍趴在浴缸上呜呜呜哭出来,毕竟是真的爱他。

  8

  从刘勇那里回来,刘白萍照旧上班。唯一不同的是,她眼睛不再跟着郑炳转。有句话说的羊癫症的方法好:当我眼睛不再追随你时,你也就一文不值了。还真是这样,摆正了对郑炳的看法,她能坦然从他面前经过,她能礼貌性地对他点下头后又自然跟身边的人说话。

  倒是郑炳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  在茶水间,郑炳堵住在泡咖啡的刘白萍。

  怎么把我删了?郑炳低声问着,不时瞄向门口怕有人进来。

  看他那副样子,刘白萍恶作剧涌上头也低声说,呃,觉得你那方面不太行,你给不了我婚姻,那方面又欠缺,那我还要你干嘛了?

  说完无辜眨着眼看着郑炳。

  郑炳脸色“唰”一下子涨成猪肝色,不敢置信看着刘白萍。

  总监如果没什么事,我就先回岗位工作了。礼貌微笑点下头,刘白萍挺直腰板走出茶水间。

  回到工位上,刘白萍心“扑通扑通”狂跳,这下跟他彻底是没可能了,也好,把后路断绝,免得自己又心软。

  就怕到时候他给她小鞋穿,刘白萍懊恼想。也罢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实在不行还有辞职信一封呢。

  忐忑几天,倒也没什么事,主任还把每两年一次公费进修的名额分了个给她。往年都只有那些皇亲国戚的份。

  主任主任,是不是你发现了我是块璞玉,现在终于开始要雕琢我让我大放光彩了呀?刘白萍喜滋滋跑去问主任。

  得,是总监说给你个名额,我还莫名其妙呢,都内定好了,结果他一开口,我就得屁股前屁股后去安抚别人了。主任气呼呼说着。

  刘白萍知道她说的是那些皇亲国戚。

  主任,我一定会好好学习,争取回来给你争光,给咱们部门添彩。刘白萍保证说着。

  行,去吧,好好珍惜这次机会。主任叮嘱。

  嗯嗯会的。刘白萍肯定地点头。

  想来,他还算有点良心,不管是为了弥补讨好还是封她口,都不能浪费了这次机会。毕竟没什么比投资自己来得更重要更实在。

  过去就过去了,就当那时自己鬼迷心窍被蒙蔽了眼,谁还没个犯混的时候,只要及时清醒过来,一切就都来得及。

  ▼

  (本文为作者投稿,版权归作者所有,文责自负。)

  精选文章直通车:

  1.讨论:面对职场性骚扰,除了“滚蛋”还能怎样?

  2.一位女强人自述:“我曾无意背叛婚姻,之后婚姻就是报复!”

  3.倾诉:“我就是在哺乳期被小三伤害过的原配......”

  主编简介

  左手抱娃,右手码字的二宝妈。漂在深圳近十年,现在有儿有女有房贷。十多年传统媒体工作经验,曾涉猎金融、服装、法律等多个行业。不矫情能死,但又讨厌一切的装腔作势和道貌岸然。喜欢听故事、讲人生,最擅长用最直白的语言,向你表达婚姻和生活中血淋淋的真相。

  *喜欢这篇欢迎转发分享*

© zw.vfsmc.com  立贤无方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渝ICP备12007688号